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台风研究所!

台风追击

追风:与台风较量到底 ——记台风“灿鸿”野外观测
发布时间:2015-07-22  作者:办公室
2015年7月8日,1509号台风“灿鸿”已步步紧逼华东沿海,接到命令,台风所以赵兵科博士为首的8人追风小组又一次踏上追风征程。。。
场景一:福建三沙台风外场观测基地
7月8日,台风信息室张帅受命独自先追风小组一步出发,奔赴福建三沙台风外场观测基地为此次台风“灿鸿”野外观测做最后的准备。马不停蹄赶到观测基地,顾不上休息,张帅立刻开始对微波辐射计等观测仪器的检查和标定工作,突然,张帅的腿上感到一股凉意,不过他也没在意,仍继续工作,慢慢地感觉越来越冷,冷到有冻住的感觉,这才仔细看去,却原来用于微波辐射计标定的液氮有一部分喷到了腿上,腿上已经有一大片变成了红色,火辣辣的痛,后来他只是笑着说幸亏穿了长裤,否则就是毁容了,甚至到现在腿上还有一块红印没消,我们问他有什么想法,这个帅气的大男生有点羞涩地说道:“这也许便是‘灿鸿’留给我的最好礼物吧。”但此刻,他却顾不上任何治疗,只稍作休息便争分夺秒地赶在台风“灿鸿”来临前完成了仪器标定以保证正常观测并获取数据。完成这项工作已是10日上午,他又匆匆赶往浙江温岭和我们的追风小组主力汇合。期间由于“灿鸿”逼近,火车停运,他坐上了停运前的最后一班开往温州的汽车;到了温州,由于风雨很大,没有出租车愿意去温岭,他又坐上了黑车;到了高速路口,黑车司机还狠心地把他赶下了车;又是搭便车,又是步行费劲千辛万苦总算见到了大部队,便又开始了追风点的工作。追风结束后,由于有大量资料整理,甚至一天都没有休息,继续坚守在他的工作岗位上,据我所知,现在他又踏上了赴福建三沙获取数据并检查仪器的征途。。。
场景二:浙江温岭松门镇上墨岛
10日18时,此时温岭松门镇上墨岛附近的5分钟平均风速已达40m/s,这也意味着瞬时风速可能远大于40m/s,在大风条件下释放探空气球是个高难度的技术活,要求选好时间点,速度快,因为放球时间窗口稍纵即逝,而风切太大可导致气球触地爆炸,极其危险,台风所的方平治博士和宝山局的夏卫祖老师主要担任放球工作。这次方平治博士本来可以不用参加这次追风,医生叮嘱过他,不应该久坐久站,大家都劝他多休息,他却坚持,“我一个追风老队员,我不去谁去!”。从10日凌晨5时起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连续成功释放了5个探空气球,顺利获取了资料并实时传回了台风所大本营,此时方博士和夏老师一人持球,一人负责绑定探空仪,配合默契,瞬间释放,但可惜的是这次并没有成功,但是他们没有泄气,他们知道此时如能释放成功获取的资料对于台风研究的意义将更为重大。于是他们又开始了下一次配合,经过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再努力,终于他们成功了,此时已过去了10个多小时,他们却都没顾得上休息,真的累得狠了,就在观测车里眯一小会,又开始整理数据确保尽早传回台风所大本营让台风值班人员得到并使用。
场景三:浙江温岭东海塘
7月10日上午11时38分,一阵欢呼声在风雨中传来,无人机终于放飞成功,此次是台风所首次成功采用新型探测手段探测台风。此前,追风小组负责人赵兵科博士就无人机探测开展了大量调研和准备工作。由于此次台风所开展的追风行动分为2个小队,移动观测车观测和无人机探测,赵兵科博士和曾智华博士分别领一队,而此次的无人机探测正是曾博士负责。
10日上午,曾博士和陈国民正在为无人机放飞做准备工作,此时来了几个温岭东海塘的地方负责人,他们很强硬地表示要我们的观测小组离开他们的责任区,只因为我们无人机观测没有上报地方政府,此时,很书卷气的曾博士义正言辞:“李总理说过,政府应该简政放权,管‘该管的事’。我们做的是有意义的事”。这才有了后来的欢呼声。经过此事,大家对曾博士的博学之外又多了一分敬意。

其实只是一次普通的野外观测,但感人故事又何止这些。赵兵科、曾智华、方平治、夏卫祖、陈国民、张帅、林立旻、翟振鸣这一个个普通而平凡的名字,他们每年都干着平凡而又伟大的基础性工作,我们这群可爱的同事们,正是他们强烈的责任心、对台风工作的热忱和对台风本身的热衷,才令他们在一次次的追风观测中无怨无悔,一次次追逐他们的和我们的梦想。

主办:上海市气象局台风研究所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66号
电话:021-54896797 邮政编码:200030
Copyrights © 2012 中国气象局上海台风研究所 版权所有